6046小说网 www.6046.net

陆尽野 豪门千金(乔予薄寒时)火爆小说_《陆尽野 豪门千金》乔予薄寒时小说免费在线阅读

小说《破镜重圆:总裁别跪了,夫人拒绝原谅》是一本十分好看的小说,这本小说的作者是陆尽野,主角是乔予薄寒时。主要讲述了:她爱他,永远都是。 可是,她做错了一件事…… 六年前,她被父亲威胁,不得已指认他撞人,害他坐了多年牢。 六年后再相认,他如同一个魔鬼,疯狂报复她,报复她一家。 他说:“这些都是你欠我的!” 她不反抗,没错,她确实欠了他,并且没有任何办法偿还,只能任由他欺辱,折磨。 后来,他说:“你这种人,怎么还敢和别人生孩子?” 他说过,她永远都是他的,怎么能允许她生别人的孩子! 她不语,孩子明明是…… 后来的后来,她跳进深不可测的大海,临行前只对他说了一句话。 “这条命赔给你,我不欠你了。” 那一刻,他却疯了………

《陆尽野 豪门千金》精彩章节试读

点击阅读全文

“寒时,我们会永远在一起吗?”

红着脸蜷缩在薄寒时怀里,满心满眼爱意爆棚的看着他。

“会。”

男人只一个坚定字眼,深沉灼热的目光凝着她清丽明艳的小脸

明明那么痛,乔予却仰头冲薄寒时弯唇甜笑,“薄寒时,我爱你。”

男人温柔的吻去她眼角的泪渍,却强势的抱住她,抵在她耳边低沉的霸道宣告:“予予,你是我的……永远都是。”

乔予紧紧搂住他的脖子,在他怀里仿佛一条初尝情动的小美人鱼,笑靥如花。

可后来乔予才知道,此时他们口中所谓的永远,不过是用来形容当下的炽热。

而我爱你,也终究不敌那一句,我恨你。

……

森严肃穆的法庭上。

“证人乔予,6月6日当晚,你一直跟被告人薄寒时在一起?”

“是。”

6月6日,她没有跟家人一起庆生,而是跟薄寒时窝在他的小出租屋里,待了一整夜。

那样的蚀骨痴缠,她一辈子都不会忘。

她是第一次,薄寒时怜惜她,

她抬眸缓缓看向站在被告席上的薄寒时,他穿着一身蓝色的囚服,俊容疲倦,黑眸里布满了红血丝,可看向她时,眼底却多了许多温柔。

被拘留的这一周,他清瘦了很多,稍显狼狈,可那惊人之姿却仍旧让乔予移不开眼。

薄寒时,帝都首府大学金融系和法学系双学位才子,家境贫寒却前途无量,他的导师曾言,百年不见一个薄寒时,法学天赋超乎常人,在股市和风投上的眼光,更是犀利毒辣。

他原本该有大好的锦绣前程,可现在……乔予心口刺痛!

“证人乔予,6月6日当晚十点,你确定看见被告开着车牌号为京A66888的黑色奔驰,撞死原告刘平?”

法庭一片静默。

一分钟过去……

两分钟过去……

三分钟过去……

‘咣’一声,法官敲响法槌。

法官蹙眉询问第二遍:“证人乔予,请回答问题!”

6月6日那一晚,她同父异母的弟弟乔子安,开着京A66888的黑色奔驰,在帝都外环的野外,撞死一个人,肇事逃逸。

父亲乔帆为了保护这唯一的儿子,让司机的儿子顶替坐牢。

薄寒时被拘捕后,不肯认罪,乔帆用她亲生母亲的性命威胁乔予。

乔帆在第一任妻子温晴摔下楼成为植物人后,半年不到,就立刻带回了他在外面的情人,丁雪梅母子。

丁雪梅的儿子乔子安,仅比乔予小一岁。

丁雪梅用刀抵着温晴的脖子,指使乔予立刻去指认薄寒时是肇事凶手。

西洲市是帝都的地级市,而乔帆是西洲的州长,他有一百种办法联合西洲法院让薄寒时入狱。

乔帆狠辣,她若不从,母亲和薄寒时的境地,恐怕只会更惨。

她真的没有办法了……

乔予深吸一口气,抬头看向法官,一字一句的坚定回答:“是,6月6日晚上十点,我坐在薄寒时的副驾驶,亲眼看见他开车撞死了一个人。”

站在被告席的薄寒时,浑身猛地一僵,眼底的光芒,一瞬陨灭。

“被告薄寒时,你现在还有话要说吗?”

男人眼底一片深寒,犹如冰窖,他眼角猩红的盯着乔予,绝望又痛恨的冷笑一声。

他一字一顿的说:“我,无话可说。”

他放在心尖上疼着宠着的女孩,如今站在他的对立面,毫不留情的污蔑他是凶手。

全世界都可以背叛他薄寒时,可为什么偏偏是她乔予!

‘咣——’

法槌再次敲响!

“被告人薄寒时由于触犯《刑法》第一百三十三条的规定,造成原告刘平死亡,现在本庭宣判,被告人薄寒时判处有期徒刑三年,并处罚金五十万元。”

庭审结束,狱警将穿着一身囚服的薄寒时带走。

他回眸,深深的看了她一眼,那目光里,满是难平的恨意。

乔予知道,他现在恨透了她。

她亲手把那个原本该有大好前程意气风发的薄寒时,给彻底毁了。

乔予纤细的指尖,一寸寸掐进掌心里,鲜血淋漓……

……

三天后。

乔予争取到了薄寒时的探视权。

隔着一道玻璃,他们面对面看着对方打电话。

“寒时,我会找人尽快救你出来!”

男人薄凉冷笑道:“乔予,我们之间已经结束了,你不必再来假惺惺。从今以后,你做你的乔家大小姐,我做我的狱中囚徒!”

“寒时,对不起……”

眼泪,从眼里流到心里,痛到不能呼吸。

“这监狱,不是乔大小姐该来的地方!”

薄寒时从囚服口袋里摸出一个小本子,抖在她面前。

那是她曾经偷偷给他画的肖像。

每一页,都是他的样子。

薄寒时曾当宝贝一样珍藏着。

他冷漠阴沉的笑着,修长手指直接将那小本子全部给撕成了碎片,扬在半空中。

“乔予,我们之间,再无可能!拜你所赐!”

薄寒时决绝的可怕。

拜、你、所、赐。

这四个字,像是四把锋利的匕首,狠狠往乔予心窝子里捅!

探视时间到了。

狱警带走薄寒时。

薄寒时起身,每一脚都踩在那些碎纸片上,将她的心,碾碎成泥。

“薄寒时……!”

她哭着大声喊他。

可男人再也没回头。

乔予伸手捂着嘴巴,哭的泣不成声,哽咽低喃:“我怀孕了……薄寒时……我们有孩子了。”

许是情绪太过起伏不定,乔予小腹一阵坠痛,她下意识的摸着小腹,低头去看……

白色裤管上,已经染了鲜艳狰狞的血迹……

2.

六年后。

帝都最繁华喧嚣的CBD中心区域,LED大屏上,正在播放一则访谈——

“近日,SY集团在纽约证券交易所公开上市,SY从一个创业型公司成为一个庞然大物的财团,仅用了六年时间。

而它的实际控股人和执行CEO薄寒时,也成为纽交所人尽皆知的神话,一周前登顶《时代周刊》封面。

今天我们有幸能访谈到薄寒时先生,请他谈一谈这六年来是如何一手将SY缔造成商业帝国。”

乔予拿着简历刚从国金大楼垂头丧气的出来,就看见大屏幕里熠熠生辉的男人。

屏幕上,男人穿着一身冷灰色西装,黑色衬衫领口一丝不苟的系着一条银灰色领带,皮肤冷白,五官英俊深邃,骨节分明的修长大手随意交叠放在腿面上,面对镜头时,姿态放松又挺拔,冷峻面容上维持着淡漠疏离的礼貌笑意,浑身充斥着上位者的沉着气魄,整个人冷静从容,看起来贵不可攀。

对主持人的提问,他回答的很简单。

他说:“靠恨意。”

主持人以为他在开玩笑,费了好大力气才约到薄寒时这等人物,她不想放过话题热度,于是又问了一个相当刁钻的问题:“坊间有传闻,薄总六年前有过牢狱之灾,是因初恋女友构陷,我有点好奇,这传闻是真的吗?”

这个问题一出,现场氛围瞬间降至冰点!

薄寒时依旧风姿绰约的坐在那儿,俊脸上平静的甚至看不出一丝波澜,可眼底却现出一抹冷厉杀意!

他慢条斯理的扣上西装扣子,优雅起身,丢下一句喜怒不明的话:“有时候,好奇心并不是什么好东西。”

……

站在大屏幕对面的乔予,背脊僵硬,脸色也惨白了几分。

六年了!

岁月将薄寒时雕刻成了一个完美的上位者,也将他沉淀的更加深沉、内敛。

而六年前他那段锒铛入狱的过去,已经翻篇,如今哪怕谈起,那段狼狈的过去,也只会给这个叱咤风云的商业天才染上更为神秘复杂的面纱,世人向来慕强,而神秘又强大的东西,会令他们心向往之。

至于吃瓜群众,也顶多只会唏嘘一番:当初,薄寒时的初恋,真是有眼无珠!她一定会后悔到撞墙!

乔予嘲弄的笑了下,她的确是后悔了。

这六年来,每日每夜都在后悔。

但如今,她和薄寒时,已经是两个世界。

她刚被帝都卫视开除,台里说,她得罪了不该得罪的人,眼下又不死心的找了一圈工作,无一例外,都被拒了。

那个不该得罪又手眼通天的人,应该就是薄寒时吧……他还在恨她。

不过乔予不恨他,这是她应得的报应嘛,活该的。

只是,马上小相思就要上一年级了,她连万把块的学费都凑不出……月底还要交房租……一想到这些开销,她就焦头烂额。

钱钱钱,去哪里挣钱呢?

她从包里掏出闺蜜南初给的那张名片——

浮生夜总会,李经理。

幸好,她还有一把好嗓子,能去夜总会兼职唱歌赚外快。

之前不想去,是因为那不值钱的尊严,如今连孩子都养不起了,什么乔家大小姐,什么卫视主持人,那些密密麻麻的尊严,一无是处。

……

晚八点,浮生夜总会。

888豪华大包间内。

“今儿那个不要命的主持人在问什么鬼东西,提谁不好!提他那个触霉头的初恋!老江,这得弄她!”

“已经联系人开除她了,今天是寒时的生日,待会儿他来了,你别提这些不开心的。”

“谁敢提?我是没那胆子!那个乔……呸!晦气的!简直是他雷区!”

说话的两人,正是SY集团的陆总和江总,陆之律和江屿川,也是薄寒时关系最好的同门兄弟。

没一会儿,薄寒时到了,身后跟着两个穿着黑西装的保镖。

陆之律勾住薄寒时的肩膀,“今天生日,笑一笑嘛!这包间,我和老江亲手为你准备的!惊不惊喜!”

男人扫了一眼满屋的气球,彩带,眉眼冷峻,朝沙发上坐下,长腿一叠:“普通生日而已,没什么好过的。”

“你看你,年纪轻轻,这没兴趣,那没兴趣的……今晚我就给你点个大美妞儿,让你放松放松!”

江屿川调侃道:“你以为薄总跟你似的‘性’趣满满?寒时,我今晚倒是真给你准备了一个惊喜……”

话音未落,888包间的门,响了。

“你好,我是江先生点的歌手,现在可以进来吗?”

江屿川笑道:“说曹操曹操到,惊喜这就到了。进来吧!”

“咔哒”一声,门打开了。

乔予抱着小提琴进来。

包间里,光线昏暗。

可她一抬头,便与角落里那双深眸,隔空对上!

四目撞上的瞬间,乔予浑身血液逆流,仿佛结冰!

她的双脚好像被钉在原地,往前走不了,往后退不了!

只能尴尬的木讷的,对上那双布满寒霜的凌厉黑眸。

不止是乔予愣住,就连包间里的陆之律也愣了半天。

等他回过神,嗤笑了一声:“哟,这不是西洲乔家的大小姐乔予吗!不在卫视台里做主持人,怎么跑来这种烟花柳巷之地唱歌了?”

角落里,薄寒时矜贵无双的坐在那里,静静地看着陆之律羞辱她,仿佛隔岸观火的陌生人。

他俊脸上,没有一丝情绪,看她的目光,也像是从不认识。

形同陌路……不过如此。

六年了,薄寒时,好久不见。

没想到,久别重逢,是在这种地方。

他是尊贵的客人,而她,是来卖艺的。

乔予手指掐进了掌心里,掌心的痛意令她清醒了几分。

她无谓的笑笑:“陆总是来花钱的,而我,是来挣钱的。当然,如果客人不想看见我,我马上就走。对不起,扫你们兴致了。”

她背脊绷的很紧,却低了头,鞠了九十度躬。

她不想惹麻烦。

更不想,再招惹薄寒时。

就在乔予抱着小提琴,转身准备离开之时……

昏暗角落里,那个一言不发的男人,终于开了金口:“站住。”

继续阅读

书友评论

    没有数据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