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046小说网 www.6046.net

柳星雨是什么方言柳星雨佟掌柜最新章节免费阅读_柳星雨是什么方言热门小说

你喜欢看小说吗?一定不要错过沉睡小岛的一本新书《武林外传规则怪谈》,主角是柳星雨佟掌柜。主要讲述了:武林外传规则怪谈…

《柳星雨是什么方言》精彩章节试读

点击阅读全文

「欢迎来到武林外传的世界!」

「请认真遵守以下规则∶规则一、夜晚请不要出房门,否则会遇见奇怪的东西。」

「规则二、请在三天内逃出同福客栈。」

「规则三、出口只在子时打开一个时辰,请自行探索离开。」

1

「呼,呼,呼,」沉重的呼吸声在耳边响起,双腿仿佛有千斤重,不听使唤,四周一片漆黑,前方不远处有一团光亮。

我不知道为什么要向着光亮奔跑,心里有一个声音告诉我,不要被后面的怪物追上。眼看就要到达终点,20米、10米、5米,就快了!

「喔,喔喔喔!」公鸡的鸣叫使我惊醒,我猛地坐起,梦中的迷茫与恐惧还未消失,我松了一口气,心有余悸,还好只是个梦。

我正要抬手擦掉额头的汗水,忽然发现指甲处有红色的印记,像是血迹。突然,一道电子音响起。

「欢迎来到武林外传的世界!」

「请认真遵守以下规则∶规则一、夜晚请不要出房门,否则会遇见奇怪的东西。」

「规则二、请在三天内逃出同福客栈!」

「规则三、出口只在子时打开一个时辰,请自行探索离开!」

「规则四、不要让佟掌柜说出她的经典台词,否则后果自负!」

「规则五、大嘴做的饭菜非常美味,所以请不要剩饭!」

「规则六、小郭脾气暴躁,请不要惹怒她!」

「规则七、不要吃肉!」

「规则八、足够的金钱可以安抚佟掌柜,小郭喜欢彩蝶轩的首饰。」

「规则九、不要被客栈众人发现你的真实身份。」

「规则十、可以相信郭芙蓉的话,必要时可以向她求助。」

武林外传?我竟然来到了《武林外传》的世界,为什么?我一个二十一世纪相信科学的少女怎么会遇到这种情况?不会是高级整蛊吧。

夜晚不可以出门,又说出口只在子时打开一个时辰,这两条规则相矛盾,是什么意思?不要吃肉,是肉有问题吗?如果不小心吃掉会怎么样?

用钱安抚佟掌柜,可是我只是一个穷鬼。剩下的几条大致可以理解,与剧里面大家的性格人设差不多。

「叩叩」

「柳姑娘,醒了吗?我来给你送早餐。」一个男人的声音伴随着敲门声响起,打断了我的思绪。

看来是剧情人物,我深吸一口气来到门前打开了房门。看到一个粗布麻衣的高壮男子,头上围着一圈布条,整个人看起来与正常人无异。

看造型应该是李大嘴,他叫我柳姑娘,姓柳,电视剧里与李大嘴有交集并且姓柳的只有一个人,难道我她有关系?

想到电视剧里李大嘴与柳姑娘的关系,我连忙将大嘴迎进屋里。

「大嘴哥,快进来,还麻烦你给我送早餐。」

我热情的拉大嘴进来,仿佛是害羞,大嘴竟然红了脸,将餐盘放在桌子上。

「柳姑娘,你的伤还没好,这些都是我专门为你做的,你趁热吃。」

一碗粥、一碟小咸菜和一个鸡腿,规则有说不能吃肉,那这个鸡腿怎么办?我抬头看了看正在旁边玩衣角的李大嘴。

「大嘴哥,客栈里客人很多吧?我吃完会自己收拾,你不用管我。」把李大嘴支走,我自己偷偷把鸡腿丢掉应该没问题吧。

「为什么一直叫我大嘴哥?」大嘴突然变冷漠,之前的害羞完全消失不见,眼睛直勾勾地盯着我,仿佛我不解释就要过来撕了我。

规则怪谈世界的人真是阴晴不定,称呼有什么问题?

看着脸色越来越黑的大嘴,我一时不知所措,怎么办?

想起开门时他叫我柳姑娘,算了死马当活马医,试一试吧。

我抬起手作势用衣袖擦根本不存在的泪水,楚楚可怜的看向大嘴。「嘴哥,怎么了,我做了什么让你不高兴的事吗?都是我的错,嘤嘤嘤~」

「你还说我,你不是一直叫我柳姑娘。」

看来是赌对了,大嘴的表情肉眼可见的变正常,慌乱地向我解释,「不不不,柳姑娘你没错,是我的原因。」

「那我以后叫你星雨好不好?」大嘴又恢复了低头害羞的模样。

我看桌子上的鸡腿和不愿离开的大嘴,突然灵机一动。「嘴哥,来给你吃鸡腿。」

这显然在大嘴的意料之外,「你吃,这是我专门为你做的。」说着身子靠近我悄悄的对我的耳朵说,「我特意瞒着掌柜,可千万不要让她发现。」

佟掌柜抠门人设不倒,李大嘴倒是对柳星雨有情有义。

看来还得用怀柔政策,我故技重施。「嘤嘤嘤,嘴哥你是不是不喜欢我?在我家,鸡腿都是要给男人吃的!」

大嘴虽然不认同,但还是接过了鸡腿,吃得津津有味,将骨头上的每一丝肉都啃干净。深情地对我说,我把肉给他吃,他以后一定会对我好。

2

呼!终于送走了大嘴,我开始打量周围的环境,看摆设应该是同福客栈二楼的客房。

费了一番力气将客房里里外外翻了一遍,并无异常。只是在床架子上发现了红色痕迹,在这个异常的世界,我不得不往血迹上面想。

血迹?是之前没有处理干净?还是和我手指上面的血迹有什么关系?

血迹在床沿下方大概三分之二处,刚刚有检查过床下没有暗格,那这个血迹到底是怎么留下的?

三天时间不容我浪费时间,我打算趁白天去买点必须的物品。

「柳姑娘,要去哪里啊?」我回头看到一位年纪不大却打扮成熟梳着妇人发髻的女子,是佟掌柜。「佟掌柜,我去镇上买点东西。」

佟掌柜走过来亲近的拉起我的手,满脸担忧。「最近镇上不太平,叫大嘴陪你去。算了,还是我亲自陪你去吧,我们快去快回。」

佟掌柜好像真的担心我,害怕遇见所谓的坏人,一直催我回客栈并且极力阻止我走出七侠镇。

我们走在宽阔的街道上,路上行人并不多,但却处处透着怪异。

镇上的人如同机器人一般,空洞的眼神和僵硬的肢体动作,和客栈众人完全不一样。虽然担心客栈众人突然变成怪物,但至少大部分时间是有情绪的正常人。

我和佟掌柜的心思都不在买东西上,草草结束后回到客栈,掌柜像是完成一项任务一般把我丢下独自上楼了。

我环顾一周,一楼并没有客人,好像客栈目前只有我一个住店的。小郭正在擦桌子,本应在柜台的秀才不见踪影。

来到后院,原本的马厩里面养着许多家禽,磨盘上面拴着一头骡子,而秀才正在那里给骡子刷毛。

厨房房门大开,大嘴不知去向,原本琳琅满目的厨房现在冷冷清清,食材寥寥无几。

不过,我真的在厨房发现了当初小郭逃跑的狗洞,被一块木板挡着,怪谈世界连狗洞都还原了,还真是逼真。

「你在干什么?」

突然一道男声吓我一激灵,回过头,老白正双手抱胸一脸严肃的看着我,不知道在那里站了多久。

我尴尬的笑了笑,怎么走路都没有声音啊。「白大哥,你什么时候来的?」

老白没有回答我的问题,反而向前一把抓住我的手。「说,在这鬼鬼祟祟的干什么,早就发现你不对劲,你到底是什么人?」

我用力挣脱,反而被抓得越来越紧,好疼啊!「我真的什么也没有干!」

老白显然不信我的说词,已经开始怀疑我,可是规则说不能被发现真实身份,这可怎么办?

老白脸色正在肤色与惨白之间来回切换,瞳孔已经完全变黑,显然正在变疯狂的边缘。

不行,再这样下去我绝对逃不过变成怪物的老白。「我是六扇门的人!」

今早送走大嘴后,我在包袱里面发现了六扇门的假证件,没有关于老白的规则,我只有根据剧情试一试。

老白有一瞬间的停顿,我趁热打铁。「你松开我,证件就在我身上。」

保持着怀疑的态度,老白接过证件,看过证件,又变成正常人模样。

「六扇门,你竟然是六扇门的人。」留下这句话,老白独留下我一人匆匆走了。

我走回二楼,经过后院时,看见秀才正在给骡子喂水,真是奇怪。

已经一天了,头都要大了还是一点头绪都没有,客栈众人看似正常,其实处处透着古怪,而且我一直有被人监视的感觉,那种野兽盯着猎物的感觉。

3

夜晚很快来临,打更声响起的那一刻好像有什么在悄悄变化,原本的蝉鸣蛙叫也消失不见,整个客栈都静悄悄的,那种被监视的感觉更甚了。

我脱掉鞋子,只穿着袜子悄悄的来到楼下,老白正一动不动躺在大堂的桌子上,只露出一个后脑勺。

后院也静悄悄,平时最吵的家禽此时也安静的呆在窝里。

厨房的门缝中透出一丝光亮,我悄悄的走近,只见一个消瘦的人影背对着我,好像在往嘴里塞东西。

这么晚了在厨房做什么?我抄起旁边的扁担,以备不时之需。

随着人影的移动,我发现这个人竟然是秀才!

此时的秀才,不知是好是坏,我不敢轻举妄动。就在我重新望向厨房时,秀才不见了,他刚刚明明还在的。

不好,是不是被发现了!得赶快离开这里。

回过头,差点尖叫出声,秀才正一声不响的站在我身后,定定地看着我。

我不管三七二十一,拿起扁担就向那个人影抡去。

可惜扁担并没有命中,被秀才用手接住了。他夺过扁担,一把将我拖进了厨房。

怎么文弱书生都这么大力气,这不是我熟悉的那个吕秀才,难道我就要命丧于此。

我惊恐的看着眼前捂着我嘴的秀才,他不会要变成怪物怪物,杀了我吧。我极力挣扎,双手挥动做最后的反抗。

然而,想象中的情况并没有出现。秀才用手抵住嘴唇做出嘘的动作然后松开了钳制着我的手。

这是什么情况,秀才并没有变成怪物,也并不是要杀我,看样子反而在帮我。

苍天啊!一天了,终于遇见一个正常人,我迫不及待想要问出心中的疑问。

看出了我眼里的疑惑与欲言又止,秀才低声说道,「我知道你有很多疑问,不过我知道的并不多。」

秀才一个剧情人物肯定知道的比我多,我开门见山,「怎么才能逃出这个地方?」

秀才听到我的问题沉默了一瞬,并没有正面回答我,反而问道,「你觉得客栈里面的人正常吗?」

我摇了摇头,客栈里的人虽看起来与正常人无异,但却处处透着古怪。就算是眼前并没有伤害我的秀才也不知道到底是否值得相信。

「那你呢?你是正常人吗?」

秀才自嘲一笑,「客栈没有一个正常人,我也是。」

也许吧,可至少秀才现在是正常的,刚刚并没有因为我的反常而变成怪物攻击我。

秀才告诉我,客栈里面的人白天同正常人无异,只要不招惹他们,基本不会遇到危险。

晚上亥时后他们都会陷入沉睡,千万不要觉得陷入沉睡就安全了。一旦他们苏醒,会无差别攻击所有人。

而后院的家禽也并不是真的家禽,他们的真实身份秀才不愿多说,但根据不能吃肉这个规则,我想我应该猜到了大概。如果我三天内不能逃出,我想我也会落到和他们差不多的下场。

而一过子时,众人都会变成没有理智的怪物。

应该相信秀才的话吗?我不知道。但事已至此,我不得不相信。

4

第二日白天。

唯一的正常人秀才知道的有限,我只好另想办法。规则之一说必要时可以向小郭求助,我下楼找到了正在擦桌子的小郭将她拉到一旁。

「郭姑娘,一个人啊,我有几个问题想请教你。」

小郭停下手中的工作,看起来心情不错。「说吧,什么事,就没有我郭芙蓉不知道的事。」

我靠近小郭的耳朵,低声问道。「郭姑娘,你知道客栈的出口在哪里嘛?」

小郭转过头一脸看智障的眼神看着我。「什么出口,大门不就在那里嘛,你这个人很奇怪唉。」

听到小郭的这个回答我顿住了,这怎么和我想象的完全不一样。规则说必要时可以向郭芙蓉求助,难道小郭也不知道出口在哪?

想到这里,我开始慌乱,所谓一慌乱就会出错,我又说出了愚蠢至极的话。「不是这个出口,我也不知道怎么说,总之不是大门。」

我还沉浸在为什么小郭不知道的世界里,不知道小郭正在向疯狂的方向发展。我一抬头,看到小郭直勾勾地盯着我。「你到底是谁!」

这下真的闯祸了,事情完全不按预期发展的方向走,我急忙向小郭解释。

「我是柳星雨啊,对了这是我昨天去镇上买的簪子,特别适合你。」

眼看事情要向糟糕的方向发展,我想用彩蝶轩的簪子安抚她。但小郭明显没有被安抚到,情况反而越来越糟糕。

「排山倒海!」小郭脸色已变得不像正常人,没有一丝犹豫,小郭的大招向我袭来。

还好她有预告大招的习惯,我向左躲去,胳膊撞在了桌子上,躲过一劫。

一掌落空,另一掌再度袭来。

「郭芙蓉,住手!」秀才难得硬气一回,此时的秀才身后仿佛有一道光,大步向我们走来。

小郭转过头看向秀才,趁小郭呆滞的片刻,我赶紧远离战场。

「死秀才,你敢说我,你天天和个骡子待在一起,你和骡子一起过吧!看我怎么收拾你!」战场从我这里转移到秀才那里,看情况我暂时不会有危险,可秀才怎么办?我在一旁焦急,却帮不上忙。

就这一会,秀才已经中了一掌,虚弱的倚在桌子旁。

「你是在看热闹吗?」我以为我躲过一劫,没想到小郭还没有忘记我,我恨我自己愚蠢,没有早早离开是非之地。

就在我无计可施时,一个伟岸的身影挡在我前面,是我最好的嘴哥。「星雨别怕,有我呢。」

没想到李大嘴能不惜为了我与小郭反目,平常的李大嘴可是很怕小郭的。我心里很是感动,大嘴是一个好怪物。

大嘴和小郭很快扭打在一起,我绕过战场躲回客房,乒乒乓乓的声音不断传来。

很快大嘴处于下风,我听到了大嘴的几声惨叫。

「苍天啊,你们是在干什么。我的桌子,我的椅子……」我偷偷趴在门上,透过门缝看到佟掌柜不知何时出现在楼下,正在心疼她的桌椅。

大嘴和小郭乖乖的站成一排,一言不发,像是做错事的小学生。看来客栈里佟掌柜有绝对的话语权。

「我错了,也许我从一开始就不应该嫁过来,如果我不嫁过来……」

佟掌柜发出感慨,一阵魔音传来,脑海里仿佛有千万个人在说话,头痛欲裂。

我痛苦的捂住耳朵,但无济于事,仿佛有千万颗针在扎我的头。

魔音不知持续多久,我失去了意识。等我清醒过来,外面已经黄昏。

不愧是佟掌柜,直到现在头还是昏昏沉沉,恶心想吐。光是回想,就开始冒冷汗。

5

回顾这两天发生的事情,真真假假,一点头绪都没有。

出口到底在哪里?小郭为什么突然变脸?看她的反应,不像是会给我提供帮助的人。

秀才虽说算是唯一的正常人,那他为什么不逃走,是不知道怎么逃走还是不能逃走。而且他似乎很少和小郭黏在一起,反而每天都和后院的家禽待在一起。

家禽!想到家禽。

如果家禽原本真的是正常人,那是不是有什么线索?看来得去后院仔细探查一番。

我来到楼下,外面的桌椅已经完好如初。

老白和小郭仿佛一切都没有发生过,按部就班的做自己的事情,只是小郭苍白的脸色揭示着之前的一切并不是幻影。

我四处张望,没有看到大嘴,不知道他现在怎么样。

后院马厩。

我打算验证一下我的猜想,已经没有退路,这目前是唯一可能的。

「或许,你们能听懂我说的话吗?」

回应我的是漫长的沉默,难道是我异想天开了?真的无计可施了吗?

我固执的留在原地,不甘心的独自生闷气。

忽然,我眼角发现骡子仿佛真的听懂我的话一般抬头向这边看来打量我。我抬头望去,又变成呆呆的样子。

是我想太多了,在这个奇怪的地方待久了都变魔障了,骡子没什么特殊的地方。

我坐在旁边唉声叹气,也许我永远也回不去家了,明天不是变成怪物就会被他们杀掉。

我认命般的看着家禽发呆,也许明天就要和它们一起做伴了。

「唰唰」的声音从旁边响起,只见骡子用蹄子在地上画着什么,我走近发现是狗洞二字。

狗洞!

难道是在告诉我出口在狗洞,骡子真的是郭芙蓉吗?「你是真正的郭芙蓉吗?是的话就用蹄子刨刨地。」

骡子果然用蹄子刨了地,太好了,我可以回家了!

「你怎么会变成这样?那外面的小郭是怎么回事?」

回应我的是漫长的沉默,也许小郭不想提起此事,也许小郭是有苦说不出。

小郭知道出口,但却一直没有走,一定有不能走的理由。是为了看起来唯一的正常人吕秀才吗?

6

回家的希望就在眼前,我兴奋的一直睁眼到子时,脑海中预设了无数次即将发生的事。

夜晚子时,大家都已入睡,客栈又恢复了安静。

我来到厨房,一切顺利!

正在我拿走狗洞前的挡板时,忽然有被别人盯着的感觉。我身前的影子也渐渐被一个巨大的黑影覆盖,大事不妙!

我就知道不会这么顺利,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逃命最重要。没有探究身后究竟是什么,我抬腿就跑。

可是终究是抵挡不住怪物,很快,我被怪物抓在手里,它拖着我向外走去。

眼看出口就在眼前,我不能放弃,忍受着疼痛,我思考着逃跑的方法。

我不敢大喊,怕招来更多的怪物。

他将我丢在了后院。躺在后院的地上,我才发现怪物正是李大嘴,一手拿着菜刀,一手按着我。

看着即将要落下的菜刀,难道我就要死了吗?我闭上双眼,想象中的疼痛并没有来临。

睁开双眼,小郭不知何时挣开了绳子,嘴巴紧紧的咬着大嘴的手。

我见状起身离开大嘴的攻击范围,狗洞近在咫尺,可是小郭怎么办?

我看向小郭,她仿佛看到了我的犹豫,刨了刨后蹄暗示我快跑。

我逃跑路过后厨门口,看见已经露出的狗洞,改变了方向,奋力奔向狗洞。

看着挡在怪物前面的小郭,我不再迟疑,爬进了狗洞。

我进入了一片黑暗中,感觉空间一阵扭曲,心中一喜,难道我要出来了。

想象中的情景没有到来,反而迎来了无边的黑暗。

感觉自己正在慢慢下坠,一种不好的预感,好像我永远不会醒来。我拼命睁开眼睛,但眼睛好像有千斤重,怎么也睁不开。

我的手本能地想要抓住身边的东西,直到痛楚传来,一直睁不开的眼睛睁开了。

眼前还是二楼客房,我还在同福客栈,刚刚发生的事情好像是在做梦,只有指尖的痛楚和身上的痕迹证明刚刚发生的一切的不是梦。

到底怎么回事,我没有逃出来,狗洞不是出口,小郭骗了我?无数的想法在我的脑海中打转。

可是她最后抵挡怪物的样子不想作假,这里面一定有其他我不知道的事情。

我失去意识最后一秒在狗洞,为什么会出现在二楼客房。

外面的天色还是夜晚,我不敢出去,不知道小郭现在怎么样。

7

一夜没有睡,短短两天我已心力交瘁。我在想就算最后能够活过来,我可能也会因为熬夜而猝死。

该面对的还是要面对,怀着忐忑的心情来到楼下。特别反常的是大家都在,这是这几天人最齐的一次。

老白、假小郭和佟掌柜面色无常,但就是这样才让人惊恐。

大嘴的脸色有点苍白,身体看起来有点虚弱,这不得不让人联想起昨天晚上。

秀才心事重重,非常低沉,整个人都处于一种伤心的氛围中。难道是……我不敢想象。

与众人打过招呼,老白和假小郭依然对我抱有敌意。大嘴则无精打采,没有以往的热情。

试探过他们的反应,我无法理解为什么他们都像什么都没有发生一样,感觉在酝酿着更大的事情。

离开众人,我来到后院,果然没有看到小郭。

小郭是为了救我才……我接受不了有人因我而死。

我找到落单的秀才,「对不起,都怪我,小郭才……」

秀才失魂落魄,打断我的话「不怪你,都是我的错,是我害了大家。晚上子时后你来后院,我告诉你离开的出口。」

我的一堆疑问还没有问出口,秀才就离开了。

看着他落寞的背影,我心情复杂。

白天大家都相安无事,子时我按照约定来到后院,本来应该在熟睡的怪物都苏醒了,提前等在后院,秀才也在其中。

难道是报复我害死小郭?「秀才,这……」

秀才面无表情,「不用担心,是时候了结了。芙妹已经走了,再这么下去已经没有意义了。」

只见秀才全身散发出金色的光芒,客栈众怪物无力反抗,全部灰飞烟灭。

我目瞪口呆,这么快就解决了!怪物这么不堪一击的吗?

就算我反应再迟钝也明白了客栈的大boos其实是秀才。

我不解,秀才怎么会让小郭会变成那样,假小郭为什么会把秀才打伤。

秀才身上的光芒渐渐消失,看起来更虚弱了,仿佛一阵风就可以把他吹倒。

「咳咳……我知道你有很多疑问,其实这一切都是因为我而起……」

原来这一切都是因为吕秀才的贪念导致的。

眼看秀才和小郭越来越好,秀才和小郭也考虑成亲后的事宜。

为了以后更好的生活,秀才就算把家底卖了也还是不能满足条条框框的要求。

正在秀才愁眉不展之际,一个人不人鬼不鬼的东西找上了他。

他自称是遇难的仙人,只要秀才为他做几件事,就可以满足他的要求。

满腹经纶的秀才竟然相信了他的鬼话,尽管觉得有些要求太过分,但尝到甜头的秀才还是按照他的要求做了,秀才也得到了回报。

但好景不长,不知从何时起,所谓的仙人竟慢慢将客栈众人同化了,大家都变成了怪物。唯一没有变怪物的秀才也渐渐发现自己与那个怪物产生了千丝万缕的联系,自己竟被怪物缠身,无法摆脱。

最后一发不可收拾,整个同福客栈都活了过来,只有子时一个时辰是安宁的时刻。

秀才竭尽全力才勉强让小郭不变成怪物,现在小郭已经不在了,已经不需要在虚假的维持下去了。

听完秀才的话,我一阵唏嘘,一念之差,酿成大错。不仅害了自己还害了那么多无辜的人。

按照秀才的指示,我来到了真正的出口,后院的那口井里。

井里面并没有水,底下反而有一个很大的空间,尽头一个同福客栈的同比例缩小模型散发着荧荧微光。

按照秀才的说法,只要毁掉它,这一切都要结束了。

我拿起模型,用力将它摔向井壁。「咔,咔」模型四分五裂,散发出耀眼光芒,我用手挡住被晃的睁不开的眼睛。

光芒持续几秒后,是持续的黑暗,就在我的耐心即将耗尽时,我一阵恍惚失去了意识。

再次醒来是在客厅的沙发上,我真的回来了,有一种恍如隔世的感觉,同福客栈的种种还在我眼前回放。

看着眼前的电视机正在播放《武林外传》,恰好播到莫小贝梦回影视城。我对我的经历产生了怀疑,到底是真的,还是只是一场荒诞怪梦?

墙上的挂钟指向十二点,已经这么晚了,明天还要上班,该睡觉了。

就像歌词里面唱的,这世界有太多的不如意,可你的生活还是要继续。

继续阅读

相关推荐

书友评论

    没有数据
0